第二十四章 龙怪与契约

0°

血腥味,卷着泥土的腥味,焦黑的土地上是暗红色的。
亚希伯恩看着这一幕,他很快发觉了这个地方的主宰,它在天空之上。
那是一个怪物,猩红色的怪物,像龙的怪物。或者说,他可以称呼为,龙怪。
这与这个大陆所记载的巨龙的形象是严重扭曲的,它的身躯干瘪露出骨骼的形态,它的眼角深凹进去,眼球是极为刺眼的红色。这或许不是人所可以观测的,而是一种抽象的“赤”,不是火焰的色彩,而是血液的凝结。
“昆图库卡,”
亚希伯恩吟唱出这一个名字,他再一次感触到血脉的悸动,这龙怪的确有着龙的血脉,它的身躯中依旧有着龙灼烫的血液。
这份灼烫被他所感知,因为他们流淌着同样的血脉。只不过是,不同的种族罢了。
“想不到最终预言还是成真了,”
亚希伯恩低沉着声音,那个末代王的契约,它暗示了龙的出现。他以为这不过是杞人忧天的不必之举,然而的确不是。
现在,这龙怪出现了,这怪物便是新的一代龙王,以昆图库卡的名义,它必将再次给人类带来罄竹难书的悲苦,将如洪水一般泛滥过这个已然进入安宁的王国。
是的,它打破安宁。在它出现的那一天开始,人类将再一次回忆起被巨龙支配的那段无纪的岁月,
他们渴求着勇者的回归,就如第一代的勇者达拉崩吧。哪怕最终不敌,希望却可以燃起它的火光,而这火光必然带来新的纪元!
“火光,我已经可以看见了。”
亚希伯恩闭上眼睛,这里是他的心灵世界,他该醒来了。
而他的醒来,必然是为了履行那一份古老的契约。
“将我的血液一并带走,污浊会再次上演,无论是哪一方。你知道的,亚希伯恩,我为此承受不住了。它在折磨我的灵魂,让我解脱吧。
至于你,你将是最后的末裔,贯彻达拉崩吧的意志,忍受这份与我一同的痛苦,等待下一次荣光的到来,哪怕它或许是永久。
你在此拥有一切,这就是我的承诺。这便是我与你的契约。无论时间如何去折腾我们彼此后裔的命运。”
末代王说着,他看着面前跪着的身影,神色自若着,
“来吧,杀死我。亚希伯恩,你的无妄之灾,总有一天会洗尽的。”
“您本不该如此,我的陛下。”
一点血光,几声惊呼。
亚希伯恩睁开眼睛,看见一张被放大的胖脸。
“我的肖邦里,你在做什么。”
“你醒了?”
肖邦里笑着,退却了身子,
“感谢神明,祂并显示了祂的慷慨。”
“……如果祂让我看见你消失,我也会感谢祂的慷慨的。”
亚希伯恩看向周围,这是他的房子,他的床,他的手腕处被人划开了一道口子,凝结了血疤。他大概明白了什么。
“谁做的?可别让我知道是你,我亲爱的肖邦里。”
“一个医生,你知道的,”
肖邦里委屈地说着,眯着小眼睛,
“他们对于昏迷还是相当的有效的。”
“的确很有效……”
亚希伯恩看着口子,三寸的口子,他叹了口气,
“他们的确很擅长把人昏迷然后致死。”
医生?不不不,或许他称呼他们为侩子手会好一些,他们只会放血,声称这样把恶魔,把灾厄释放出体内,患病的人就好恢复正常。
“你给了他们多少?”
“几个铜币,你知道他们不能从我手上多得到几个子的。”
胖子说着,颇以此为荣,
“我更希望你宽容这几个子,至少伤口还会小一些。”
亚希伯恩姑且放下这个话题,
“我准备去屠龙了。”
他说着,语气跟说去耕作没什么区别。
“屠龙……”
胖子有些惊讶,他的眼睛往上翻着,口大张仿佛可以塞一个鸡蛋。
“你认真的,亚希伯恩?”
“没人不喜欢王位,”
亚希伯恩耸耸肩,从床上起来,
“我想明白了,然后我就正准备过去。”
“我从来不开玩笑,你知道的。”
他说着,他是否应该去屠龙?答案是必然的,他的血脉便是为此而生。
肖邦里的话或许是谎话,但是那份悸动以及提前发生的痛楚让他明白了,龙已经出现。
甚至它已经在他的心灵世界被映射出来,一头令人作呕的怪异的龙,它是龙怪。
“的确是该洗尽无妄之灾的时刻了,”
亚希伯恩嘟囔着,他的祖先的弑君,血液的非人,这份无妄的灾厄持续在他身上。
“把一切都完结。”
“即便是如此,我亲爱的亚希伯恩,我还是诚恳地希望你再三考虑。”
肖邦里的面容变得相当的严肃,
“那是巨龙,而不是什么别的野兽,我相信你可以无惧那些野兽,可龙和野兽不一样。”
“不,他们的确是一样的,只是会说话的野兽,就像人一样。”
亚希伯恩看着他,
“还记得那句话么?”
“龙本该死。”
“这绝非只是一句口号,而是一份无以述说的罪恶与悲惨,龙本该死,想想那个无纪的黑暗年代。
倘若没有勇者的出现,人类依旧生活中黑暗之中,等不到黎明的降临。所幸。我们当中出现了第二代勇者,曙光大帝。”
“肖邦里,你或许会奇怪我为何突然转变了态度,但这个事情本身便是无可言语的。我的好兄弟,我会告诉你全部的遭遇,但不是现在。”
亚希伯恩说着,有些歉意,
“感谢你的存在,同样感谢你的劝告,但我不得不去。我得拿回一份原本属于我们家族的尊严,作为亚希伯恩家族的尊严。”
“哪怕最后我将死去,我亦是心甘情愿。”
“……好吧,我的兄弟,我喜欢你的选择。”
肖邦里拍了拍他的肩膀,
“所以你走后这些东西能不能全部给我?放心,我会妥善保管的,如果你回来的话。”
“当然,田地也是一样。我保准你回来看见你的东西会和现在的一样干净。”
“如果这样的话,”
亚希伯恩看着他,他收回自己之前的歉意,他早该想到这是一头山猪,
“我还是拜托村长吧,不用麻烦你,我亲爱的肖邦里,而且你会看着我顺利回来的。”
他不应该指望这个胖子会有多少的善意的,他的无耻已经深入他的骨子,就如他的吝啬一样。
“哈哈哈,我就知道。”
胖子愉快地笑着,
“我决定了,我跟着你一起去,我的好兄弟。”
“你说动了我。的确,我不会忘记那些混蛋做过什么,我从不忘记。因为我的姓氏是达拉崩吧。”
“达拉崩吧·肖邦里。”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文学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
隐藏
Sing
表情包    周边商店 研究所 论坛社区
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