渝城,岩安。

0°

今年的天气格外的炎热,好似一年的光影浮华都汇入了这一天。

 洛天依走在街头,车水马龙不绝,而她从未听见过这些喧哗。

 “为什么?” 

 她开口着,声音里那一丝诉苦的情触无法掩盖,可是她妄想拼命掩盖。哪怕,只要她故作淡定也是。

 她的双手颤巍巍着,想要抬起去抚摸面前人的脸庞,然而只有一声轻微的冷笑。

 “为什么?不为什么。” 

 乐正绫说着,目光中只要厌恶,她很清楚面前的女子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。

 “事到如今,你还准备继续装下去么?姓洛的。” 

 一开始,她只想要一份友情,而不是欺骗。那种为了欺骗而有的欺骗。

 “那些情报是你拿的吧?” 

 乐正绫冷视着她,转身离开,没有一丝停留。

 “你肯走多远就走多远吧,这里不是岩安,这里是渝城。” 

 “你很好命,遇上的是我,而不是其他人。” 

 洛天依苦笑着,是啊,她的确是好命的,在这个地方做情报工作,遇上的是她。

 然而,一切都不是巧合,早已有安排。从她们见面的那一天开始。

 “抱歉,阿绫。” 

 她说着,她得走了。

 她已经暴露了,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哪怕手段不怎么光彩。

 “再见。” 

 “组织准备让你去那里工作。” 

 “渝城,你需要接近一个敌方高层的女儿,她的名字是乐正绫,通过她我们可以获得大量有效情报,最终尽早实现解放全……” 

 “一切就交给你了。” 

 “哎呀,不好意思。” 

 洛天依连忙向着撞到的人道歉,她一时有点晃神。

 “没伤到您吧?” 

 “下次小心点就是了。” 

 那人笑了笑,指着她的相机说,

 “记者?”

“嗯,刚刚调到这边工作,稍微有点不适应。” 

 洛天依说着,叹了口气,

 “老板说是最近看着点乐正府,听说乐正府大小姐回来了,准备弄点新闻。可我连乐正府都不知道在哪里。” 

 “哦?这可真是巧啊……认识一下,” 

 “我叫乐正绫,” 

 乐正绫微笑着说着,

 “不过不是什么大小姐,刚刚从米国留学回来。” 

 “嗯,我叫……欸!” 

 洛天依吃了一惊,

 “乐正大小姐?!” 

 “当个记者也不怎么容易啊,天依。” 

 “其实还算好了,” 

 洛天依说着,

 “也就是多费些功夫,话说大小姐今天怎么有心情过来看看我?” 

 “担心某个迷糊虫犯错呗,” 

 乐正绫笑着,

 “身为记者还不知道采访对象是什么样子的迷糊虫。” 

 “我只是刚来而已,”

 洛天依说着,有点好奇,

 “话说你不是大小姐么,怎么还和普通人一样的。” 

 “谁规定大小姐就得什么样子了,而且,” 

 乐正绫揉了揉洛天依的头发,

 “要不是这样,我怎么会遇上你这个小傻瓜呢?” 

 “任务进展如何?” 

 “已经取得信任,接下来……” 

 “想办法进入乐正府,书房。” 

 “西北战线吃紧,我们需要掌握对方的布局。” 

 “……明白。” 

 “你的家可真小。” 

 “那是,你乐正府可比我这里强多了。”

 洛天依撇了撇嘴,

 “可是我还不稀罕呢,这么大的地方,人又少,寒碜死了。”

 乐正绫听出了这是气话,连忙安慰,

 “好了好了,是我不好,不该说这话。不过天依,你真的不稀罕么?” 

 她说着,比划了手指头,

 “在我那里,可是有着好吃的哦,津城的狗不理包子听说过吧?我那里可是有着津城那边来的师傅,他做的狗不理包子可……” 

 乐正绫说着,话头一止,某人已经有点意动了。

 “还有京城那边的据说是宫廷贡点的……” 

 “我……” 

 洛天依看着她,乐正绫露出了笑意。

 “嘿嘿嘿,我就知道。” 

 “阿绫,你太坏了。” 

 “怎么样?好吃吧。” 

 乐正绫看着不住往嘴里塞着点心的洛天依,心头有点泛喜。

“唔唔唔,好吃。” 

 洛天依说着,脸上洋溢着幸福,

 “从来没有过这样……”

 她说着,眼神转了一转,最终归为平静。

 “阿绫,你真是太好了。” 

 (谢谢。) 她心里说着,

 (抱歉。)

 “阿绫,你是做什么的?” 

 “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?” 

 乐正绫有些不解,想了想告诉她,

 “帮老爹处理文件吧,他那一堆文件可真麻烦,叮嘱我说都是机密,又全部交给我处理。” 

 “渝城的文件?!” 

 洛天依十分的惊讶,后者连忙摆了一个手势,

 “要死啦,都说了是机密。”

 “看你这一副架子,也似乎不怎么……重要?” 

 洛天依迟疑着说,乐正绫撇了撇嘴,

 “怎么说我也是米国留学的,你可真是太小瞧我了。”

 然而洛天依还是有点不太相信,

 “乐正将军会就这样交给你?” 

 “你!” 

 乐正绫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,

 “好啊,把吃进去的包子给我吐出来,这么损人家干什么?” 

 一边说着,一边按住洛天依的肩膀,

 “亏我还特意给你带了好吃的。” 

 “欸,我知道错了嘛。” 

 洛天依连忙求饶,

 “那几个包子你就算是把我卖了也赔不起啊。” 

 “怎么赔不起?签个字盖个章,进了乐正府,嘿嘿嘿。” 

 乐正绫侧着她的耳根说,

“你就是我的人了。” 

 洛天依听着,有点愣住了。直到很久。

“怎么了?” 

 洛天依看着不知道是多少次来她家里的乐正绫,今天她的脸色不太好。

 “土共那边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情报,老爹的那些文件全部废了。有人甚至谣传老爹泄露情报。” 

 洛天依的心头一颤,

 “怎么会……” 

 “最要命的是他们得到的情报和老爹手头上的十分相似。乐正府现在在清查,老爹怀疑是书房里的文件被人动了。” 

 乐正绫说着,面色依旧不怎么好,

 “我也被怀疑了。” 

 “对不起。” 

 洛天依道歉着,

 “你道歉做什么?” 

 “我不该缠着你进乐正府的,明明知道这里面……” 

 “跟你没不关系,哪一次不是我带着你进去的?我现在就是担心他们会过来调查你,不过放心,我会好好保护你的。” 

 乐正绫把右手搭在洛天依的肩上,十分坚定地说着,

 “有我在,你不会有什么事的。” 

 “……谢谢” 

 “你的任务是……” 

 “乐正府那边已经觉察了事端,可能调查到我头上。” 

 “那么她呢?” 

 “她?” 

 “她有没有怀疑你?” 

 “她……” 

 “洛同志,无论如何我们都希望你能再努力一把,上一次的情报对我们意义很大,胜利离我们已经不远了。”

 “无论如何,我们都希望你能抓住这个机会。” 

 “……我明白。” 

 “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?” 

 洛天依刚一出警局,乐正绫就热切地走了过来,

 “有什么委屈直接说,不要怕他们,有我在呢。”

 “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” 

 洛天依摇了摇头,有点愧疚,

 “抱歉,让你这么担心。” 

 “你怎么又道歉?不是说了么?我们是朋友啊。” 

 乐正绫有点恼了,

 “那么朋友之间相互信任,相互帮助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?” 

 “你知道吗?天依。” 

 “你是我回国以来第一个交到的朋友,我很珍惜这一份情谊。所以,不要再说什么抱歉之类的话了,我不想再听见了。” 

 “……嗯,” 

 洛天依勉强露出一个笑容,

 “阿绫,你真好……太好了。” 

 –

 “大小姐,您和她是不是走的太近了?” 

 “怎么?你有意见?” 

 乐正绫看着来者,

 “上一回警局的事情,我还没怎么说你们呢。” 

 “不敢,只是公事公办而已。或许有些东西您会感兴趣。” 

 “又是什么‘证据’?” 

 “货真价实的:没有洛天依这个记者,她的身份是伪造的。” 

 “哐啷。” 

 几声器物倒地的声响传来,接着是一个压抑着的声音。

 “你知道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吗?” 

 “我们问过了报社老板,的确是又一个从夜都转过来的记者,不过只知道是一个女的,夜都那边什么也没说。

 后来,我们查了夜都那边的情况,本该来的记者……”

 “这些钱够打发你们吧?” 

 乐正绫面无表情地说着,

 “你们既然先找我,那么大伙都明白,把事情给我烂在肚子里面,咱们什么都好说。” 

 “你觉得土共怎么样?” 

 乐正绫再一次地来到熟悉的住所,如此问着洛天依,

 而洛天依明白了,

 “我们去外面说吧,” 

 她凄惨地笑了笑,又觉得这的确是自己的命运。

 两人默默地走在街上,没有说话,一道隔阂悄无声息地出现。

 最终,乐正绫打破了沉默。

 “从今往后,我们不要再往来了。” 

 –

 洛天依是坐着火车离开渝城的,她的暴露并没有带给她什么麻烦。

 她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,有人替她摆平了一切。

 现在,她终于从渝城的压抑中解脱,但是,谁去解脱她呢?

 洛天依的目光注视着窗外,没有什么人。她收回目光。

 听着火车的汽笛声响起,乐正绫闭上眼睛,然后又重新睁开眼睛。

 她有点苦涩,有些时候事情总是不如她所想着那样。

 “土共么?究竟是什么才让她……” 

  她失去了一个朋友,永远的,因为她们的阵营。

(讲述故事:大概是二十世纪的一个年代,两个政党之间展开了斗争,胜利者很清楚。但是我觉得即便是胜利也是令人惋惜的,因为这当中究竟是有多少人处于文中的境地?一边是难舍难分的情谊,一边是阵营的对立。我一开始想到了李云龙与楚云飞,然后我又想到了别人。

我想是否可以把南北的两人写入这一时代呢?

我想是可以的,乐正绫的形象是大小姐,军阀千金,而洛天依则是平民的身份,一个表面上的记者,

为了节省不必要的描写以及过多的敏感描写的出现,我采用了组片式的构造,将一个完整的故事分割成不同的碎片,而这样一来人物之间的形象以及背景交代的要求就更加高了,语言的含蓄性也要求更加高。

见谅作者的笔力,算是无心之作,勉强完成。或许很多未能表达明白。

所以在这里稍微解释一下完整剧情,

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间谍的故事,而我们的主角之一,洛天依便是那个间谍,为了获取情报,在情报获取的工作中,她必须接触一个人物,乐正绫,乐正绫作为敌方高层的女儿,只有接近她才能更好地获取情报,而我们的主角就正是通过与乐正绫关系的亲密,然后渐渐地进入乐正府,然后获取书房的情报。

在这一过程中,两人的感情确是渐渐地加深,随着情谊深化的同时,也是情报工作进展的取得,洛天依不断给组织带来了许多重要情报。

但是,最终她不得不面临一个问题,那就是过多情报的泄露会带给敌人怎样的考虑。而另一个问题则是两人的情感,究竟会带来什么变化?

尽管乐正府被怀疑泄露了情报,但是最有嫌疑的洛天依,乐正绫始终没有去怀疑,而是尽量地保护她,让她脱离这个苦局,这一心理即便是在得知洛天依的真实身份之后也是如此。

而作为当事人的洛天依,不住地多次对乐正绫说对不起,这是她内心深处内疚的表现,只要真正地去喜欢上一个人,她才因为自己的行为而内疚。

两人的情感应该是说在面临情报工作出现危机的时候,更加地深刻了,乐正绫向洛天依表露心声,洛天依对乐正绫表露内疚。但这也是本文的最大转折,两人的情感在真正一切伪装被撕破后的瞬间,才渐渐的趋于我所要表达的内涵:一种挣扎的,无可奈何的痛苦。

事实上,两人都已经知晓了最终的结果。当乐正绫得知洛天依身份的时候,我用了一声“哐当”,然后再就是去帮洛天依掩饰,当洛天依被问到“土共”时,我同样也只淡淡地描写了一下,没有多余的情感变化。

因为我觉得或许只有这样,才能让读者明白什么是那个时代的一种无奈。你的朋友可能是你的敌人,你最亲密的家人也许与你对立,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,的确是太多太多的案例,洛天依见过很多,乐正绫也是理解了,所以两人的情绪是惨淡的,微微的无奈,相比起痛苦,她们更加释然了。

开头的即是结尾,结尾的也是开头,无论如何,两人的命运都是注定的,从她们阵营不同的那一刻起。

文章的末尾,洛天依乘上火车远去,她的目光窥望了一下,同样,乐正绫听着火车的汽笛声,闭上了眼睛。这就是我所认为的最好的结尾了,把一切的惨淡和愁苦掩埋在情感的下面,她们总得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,为了自己的未来负责。

不过,最终有几个人释然了呢?

我不知道,我只是在写,甚至一开始没准备定下这一个结局,但是写着写着,它就出来了。)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文学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
隐藏
Sing
表情包    周边商店 研究所 论坛社区
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