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异客

0°

三天前,

森林迎来一个古怪的客人。

“传说中的龙陨之地?最后一头巨龙的死去?”

黄昏时刻的森林泛着如同褚色一样的淡红,在大片的灰黑色的树荫中时隐时现。森林的底部,曾经烧灼留下的灰末被掩埋。

一场大火是无法摧毁一片茂密的森林,因为它的生命要比野草更加旺盛。这片也是不例外的,甚至更加的苍青,仿佛巨龙的血液成就了它们。

来客手中的怪异造物滑动着,这是一个银色的古怪金属制品。有着修长的圆筒,空洞却很小,圆环的部分很厚。紧接着圆筒的是六个半圆柱的金属体,它们紧紧贴着圆筒的末端,而再往后面,是一个很难去描述的模样。如同一小块木片,但是木片中中间有一块空了出来,只留下一个尖角,这尖角弯出一个弧度。

“似乎看来,什么也没有剩下?”

外来者把目光扫视着四周,几乎是跳跃式的扫视,没多久流露出一种失望的神色。

外来者捧起一些碎土,看着土灰与尘埃在手中滑落。不过,她其实并不怎么气馁。

她的这一次到来,不过只是突然的意志的决定,她是毫无征兆地准备前往这一片土地,这片被称为“龙陨之地”的土地。

末代的龙王,也就是苍青色的巨龙早已被杀死,连它的尸骸也被带回王城。这片土地什么也没有留下,但或许还是有些什么可能被留下来了吧?

异客这样侥幸地想着,然后看着逐渐因为黄昏逝去而越发暗淡的森林,彻底的失望了。很显然,她是没有发现任何遗留下来的东西。

“也本该是如此的。”

她应该理所当然地想着,巨龙已经死去多年,而这片土地也在这些年并非只迎接了她一个人,无数的渴求机遇的勇士过来,然后沮丧而归。这里什么都不剩。

而她成为其中沮丧者,自然也是正常的很。

“这个世界可不应该没有巨龙啊。”

异客嘟囔着几声,总算是放弃了,准备回去。她踢蹬着牛皮靴子,衣角被带起。一身的暗红色衣服,似乎与逐渐迎来的黑暗相呼应。不过,当然不是。

在树木被风划过,发出“呼呼”的碎响,她将怪异的金属制品收回自己的皮革包中,随后是转身,踏着步子走出这个森林。

“笃笃笃……”

硬质的皮革在地上发出很脆的声响,很难让人相信她是踩在泥土地上的。

异客或许是踩在不知名材质的地上,然后离开伴随着逐渐低沉的脚步声。这个声音听起来像一只怪物的喃语,它就在你的左边,在你专注之时突然地响起,然后渐渐消失。

再然后,突然又飘荡到你的右耳边,继续着不可名状的喃喃自语,忽然小声,忽然大声。

你可以去回头,但你什么都看不见,因为这只是一个声音。在你回头的时候,它将继续飘荡,或许下一秒又到了原本你的正前方。

而这或许是错觉?

异客走着,声音消失,她的确是踩在泥土上的。泥土包裹了所有的声响,但凡是在地上的声响。森林突然静谧着如同没有活物,于是一个错觉便是你注视着这客人的靴子,你听见了“笃笃”的声音,因为你以前听过靴子踩踏在石头上的声音。而在这一刻,又恰恰什么声音也没有了。

惨淡的红日划过天际,在西边的一角变成了浅浅的黄色,还算是有点光。光穿过茂密的树枝,将树枝的影子钉在地上。这些树枝当然也会挣扎,它们不断扭曲着形态,在光中拉长了影子。

异客的背后,影子逐渐靠近她。越靠近她,这些影子越癫狂,不断地扭曲,不断地拉长。它们似乎看见了一个猎物,就在不远处。于是,它们就变得激情和热烈。

异客的影子也被灰黄色的光钉在地上,这个影子斜在她的左前方,“她”比她更加的宏伟。但是“她”并不扭曲,只是注视着然后跟随异客一同走动。

“她”并不怎么狂乱着,和那些树枝相比较。当最后一丝光影被山头掩盖,所有的影子被糅合在一起,不分你我。异客走在黑暗中,周围还是一片死寂。

也许这块地方还留下着所谓的龙威?她突然想着,不然如何解释这令人齿冷的死寂?

“笃笃……”

并不存在的脚步声再次响起,但这一回越发的清晰入耳,甚至可以隐约瞥见发出喃语的怪物,灰蒙蒙的一片。

在死寂中,于是声音的存在被赋予了崇高的使命。但凡一点点的印象便可以凭空产生很久的声音,十分的自然。

如同人类那样,一旦安静下来不再喧哗,耳朵里面便会响起轰鸣的声响,然后回放之前的喧哗。耳朵并不怎么适应静谧和安宁。它们一直是希望听见声音的。为了听见声音,它们宁可作假。

“笃笃……”“咔嚓。”

突然间,她踩到了半截枯朽的树枝,树枝发出悲烈的呻吟,于是耳朵停止了造假,竭力把这丝丝的呻吟全部映入脑海,使它们清晰可闻。

于是下一刻,是呼呼的风声,不知名虫子的鸣叫,树枝被风摆弄而发出的“哗哗”声,死寂突然不再是死寂。

那之前的死寂也仿佛是一个错觉而已。这个错觉产生了另一个错觉,然后所谓的喃语也只是物化的错觉,其他的也是。

异客并不会想这么多,她只是走着,在黑暗中走着,浑身的衣物与黑暗融为一体,接着是她黑色的长发,然后是她暴露在外面的肌肤,最后是眸子。她在黑暗中并不觉得恐惧,或者是别的什么情绪。

她不需要点燃一盏灯驱散黑暗,因为她与黑暗十分的熟悉。黑暗只会带给恐惧它的人最大的恶意,而别的什么人是极为慷慨的,它允许这些人与它同行,而不会选择伤害他们。

“果然是一个不怎么明智的选择。”

异客叹了口气,毫无收获的她有些沮丧。尽管这种沮丧是人类的劣根性赋予她的,那种来自血缘之中对事物的索取,以及未能索取而出现的异常。

这种劣根性的异常她无法避免,而很多情况下劣根性带来更多的弊端。

异客并未发觉的是,或许背后的混杂在灰黄色光中的什么,仅仅因为这东西也是灰黄色的。灰黄色的什么,什么的灰黄色。

不过至少现在是已经消失了,无影无踪。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文学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
隐藏
Sing
表情包    周边商店 研究所 论坛社区
关注我们